生活艰苦却依然想活下去的鞒析

aph全员厨,凹凸杂食动物,高二狗,很垃圾很渣与社会脱节的颓废网瘾少年【年更党】

一个故事(半成品)

骗子万尼亚
#玻璃渣
#冷战组
#暂时搁着
#超级超级严重ooc
#脑洞,不喜勿喷,反正我不知道我写了啥,双视角只写了alf(颓废)

在他还没有失踪之前,我们可谓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彼此之间给予幸福。在我没发现他常年放置伏特加的柜子里有个隐秘的要死的暗层里找到他的日记的时候,刚开始我还有些质疑,这或许是他的姐姐或者妹妹藏起来的,直到我翻开,那上面用他那只常年不离身的钢笔写满了的漂亮圆体时,我才知道,这就是他的日记,我对那东西可是该死的熟悉,哦哦,上帝,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可想不出来。日记的内容能追述到我刚与他认识之前,那是在佛罗里达的一个小酒馆里,一场篝火晚会上,他坐在屋里的柜台旁喝着浓烈的伏特加,我从后门进来,敲了敲柜台向弗兰德女士要了杯果酒。和她开着玩笑,对我来说聚会是值得庆祝的,我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伊万当时的眼神看的我心里发毛,他真是个奇怪的人,甚至让人扫兴,这里真不适合他,他应该坐在树林深处潮湿的木屋里,这样他就不会破坏这美妙的气氛了。我不耐烦的往后翻了翻,却看见几页连着血迹的的内容,有些地方被血浸透了些,墨迹也被晕开了,像是刻意也或是偶然的巧合盖住了一样,看不清写的什么,却断断续续的明白了什么,想要再弄清楚点什么似的往后翻却是一片空白,直到一个与往常不同的字号占满了整整一页,无比清晰而潦草,“I think everything I said is fake,Including love”我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却在意料之中,心脏的绞痛并没有如期而至,而是在接下来的一页写上“Like you said, This is a game, And now the game is over.”
万尼亚没有心脏,万尼亚没有温度
“No heart, No temperature,Just like us”
我与他共眠时,常常摸着我藏在枕下的枪,安然入睡

卡萨布兰卡

#新人

#渣文笔

#借梗↓

人死后从口中会开出花,那个人的心里话会变成他嘴中的每一朵花表达出来 


       雪被下干枯的落叶被踩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他的生气被纷飞的大雪埋没,苍白的脸与雪地同色,却从口中开出傲放的花朵,带着温热,疯了般的从他嘴中挤出,圣洁美丽,花茎充破了他脆弱的喉管,卡萨布兰卡沾上了血的鲜艳,在原来白的诡异的花色上显得更加妖气。闪着暗红的光,与洁白的雪花相衬,迎风而开,口中的血被冷风吹成血块,凝在花上,像从嘴里吐出黑色的毒药,将四周也染黑了一般,鲜红从胸腔中涌出,浸湿了大衣,不适感让他止不住的呕咽,喉间浓烈的温热感带来些许神经梦幻,腥红沾满了手,滴在米色的围巾上,晕开一片殷红,铁锈的腥味和着浓郁醉人的清甜散在空中,让他感到舒心,即使那里只是一个空洞

       一朵……一朵….顺着风衣垂落在松软的雪上,萧杀寒风冷的透骨。浅白的身影于雪景混为一体,稠密的似霾,依稀的红色像石蒜点在冻土之中,反呕的泪水冻成了晶莹剔透的珠子,口中的花不断野蛮生长,枯枝被风撕裂发出脆响,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覆上一切,将悲剧掩藏,树上裹满了霜,紫罗兰色的眼睛渐渐失神,浅白被溅上赤色,在白的美好的雪上上演一场绚丽的死亡,轰轰烈烈过后,嘴角残存的是一丝鲜红僵硬的笑,以及身下沾满石榴红的17朵卡萨布兰卡 
       这些那些全都长存于寒风中的地下。
       “卡萨布兰卡”
       说到这,眼前拿着白日菊的男人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那是世界上最美的花……

——END——



这里科普一下:

卡萨布兰卡花属于百合属,最大的特点就是白,没有普通百合花的花斑,是百合花的王

它有八种花语分别为

[1]伟大的爱

[2]充满回忆的花,花语是淡泊的永恒

[3]永不磨灭的爱情

[4]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5]死亡,傲然开放,凌驾于世俗之上的花

[6]永恒的美

[7]负担不起的爱

[8]沉默的守望

其中花的朵数也是有讲究的,这里的17朵指的是好聚好散,让爱结束吧

白日菊花语:永失我爱

最后感想一下....啊,几个月了才憋出这么点字....没有人催稿真是幸福,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哭着】